失蹤女候选人寻获‧现身马大投票

失蹤女候选人寻获‧现身马大投票(吉隆坡21日讯)马大校园选举发生女候选人离奇失蹤案,亲学生阵线候选人玛丝杜拉在离奇失蹤逾32小时后,週日晚上在雪兰莪州万宜一所回教党被寻获,并由家人接回家。由于马大和另4所国立大学于週一举行校园选举投票,玛丝杜拉于下午约1时45分在家人陪同下前往马大投票,他们出现在马大校园的马来文研究院投票站时,马上受到媒体和学生包围。回教堂路边发现不过,玛丝杜拉全程不发一言,即使她在投票后召开的记者会上,由母亲也是沙亚南市议员的玛莉安阿都拉昔代为发言。据了解,玛丝杜拉是于週日晚上约11时19分在万宜特拉士杰南回教堂路边被一名小贩发现,当时她的身体虚弱,神情恍惚,并一直哭泣。她过后向小贩借电话联络家人,由家人接返双溪毛糯住家休息。警方初步排除是掳绑案吉隆坡总警长拿督祖基菲里说,警方暂时还未向失蹤寻回的马大学阵候选人玛斯杜拉以及她的家人录口供,但警方初步排除这案件是掳绑案。他表示,警方是于週一凌晨1时30分接获玛斯杜拉自行回家的报告,至今还未向她本人或家人录口供。玛斯杜拉回家时身上没有伤痕。他形容,警方暂时还是以失蹤投报调查这起案件。针对学阵的人指他们接获恐吓简讯,祖基菲里希望这些人向警方报案和提供消息,警方会採取行动。他也补充说,一般上警方不会介入校园选举,除非其中的过程会影响社会或人身安全,警方才会採取行动。学生不踊跃投票马大校园週一的投票情况顺利,并未发生不愉快事故,不过,学生的投票却不见踊跃。马大学阵候选人莫哈末沙希透露,随着校方今年新增两席研究院席位,使得全校席位多达43席,而学阵今年共竞选9席校园席位及32席系院议席。学阵候选人之一的郑传毅表示,学阵去年赢得8个校园席,却在系院席中不敌校阵代表,以致无法执政。母代发言未交代经过女大学生玛丝杜拉的母亲玛莉安在记者会上指出,基于女儿的情绪仍未回稳,家人给她空间休息,而女儿“被带走”的原因,则交由警方全权调查。她说,小贩发现女儿时,相信女儿已长时间没进食,身体虚弱。她说,女儿向小贩借电话打给她时,只是哭着叫她,情绪很不稳定,她要求女儿把电话交给小贩,然后马上与丈夫驱车前往,把女儿接回家。称交警方调查她表示,他们见到女儿时,女儿只是哭泣,完全无法好好讲话。玛莉安表示,她无法向媒体交代女儿失蹤的过程,也对媒体的一些问题没有答案,她要求记者向警方核对报案书内容。她说,他们没有问到女儿失蹤的详情,诸如女儿被人带走的原因、对方是甚幺人等,就交给警方调查。她坦言,女儿在“失蹤”时是否完全清醒,他们暂时也不得而知。她说,玛丝杜拉从小到大很聪明和乖巧,家人不会猜测是谁带走女儿,外间指责她跟随人家离开而失蹤的问题也不存在。“我只能说,这是一件很不幸的事,将她带走的是一名很不负责任的人。”玛莉安不排除玛丝杜拉的失蹤可能与马大校园选举有关,但家人不愿作任何猜测。她说,他们只知道女儿是学阵的候选人,又巧合在校园选举期间失蹤,至于有没有关连,他们不知道。玛丝杜拉是学阵的校园级候选人,她于上週六下午4时10分前往孟沙班台柏迈宿舍拉票时,半途离队前往购买手机加额卡时失蹤。在发动寻人搜查行动不果后,当天学阵同僚向警方报案,并于週日下午召开记者会,希望通过媒体寻人。家长不满校方不闻不问对马大校方在女儿玛杜丝拉失蹤抱持不闻不问的态度,玛莉安坦言感到遗憾。她指出,女儿失蹤的消息是其同学通知,而马大校长拿督高尔扎斯曼却由始至终不曾就此事联繫她和丈夫。她说,即使现在,也只是负责学生事务的副校长罗海娜慰问他们。同时,玛莉安以沙亚南市议员身份,促请高教部严加关注大学生学习环境和在外的安全,必要时再重新安顿学生的住处。校长否认学⽣涉案马大校长拿督高尔扎斯曼并不认为有马大学生涉及玛丝杜拉失蹤一事,他相信学生不会基于政治企图而涉及拐带或绑票。他以尚未与玛丝杜拉会面了解详情为由,不愿对此事多说。他週一在马大学生事务处副校长罗哈娜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表示,玛丝杜拉是在校外失蹤,与学校保安无关。他指这是一宗悬案,而校方向来都不鼓励学生到校外助选。“我跟大多数人一样,对事件一无所知。就连玛丝杜拉母亲在校园召开记者会,是在记者通知下才知道。我将向保安了解后,才决定进一步行动。”他希望儘快与玛丝杜拉会面,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他强调,如果学生对校园选举有不满或疑问,他随时可以接见他们,包括在投票后。‧2011.02.21
上一篇: 下一篇: